网上谈兵-----金门炮战

2017-06-03

金门炮战  

共军攻取大陈,横扫浙海之后,金门,马祖成了国军最 
后的前哨堡垒。经两年周密准备,共军于一九五八年夏再次 
发动攻势,即台海战史上最著名的金门。八二三炮战".三 
十八年后回顾历史,当年炮火硝烟,攻守方略,帷幄运筹, 
外交较量,仍给今人以启示. 

  古宁头战后,共军暂时放弃攻占金门之企图。待韩战爆 
发,风云骤变,老毛。解放台湾。的计划被迫取消,十三兵 
团及担负攻台主力的九兵团北上援朝,共军在东南沿海改取 
守势。当时三十一军守厦门,面对胡琏一个兵团。国军挟兵 
力及海空优势,经常炮击,轰炸厦门。其后双方互有攻防, 
激烈海战空战时有发生. 

  一九五八年,叶飞已卸去福建前线司令一职,转业地方 
,改任省委第一书记。军委另选四野名将,韩战功臣韩先楚 
上将接任其职.(福建前线部队主力四十一军乃韩之旧部. 
该军新开岭之战全歼国军。千里驹师",就是韩先楚指挥的 
)七月夏收季节,正在农忙第一线的叶飞,突然接到总参 
作战部急电,命他速去北戴河。原来是毛泽东亲自点将,命 
他指挥金门炮战。前面说过,叶飞对古宁头失利耿耿不忘. 
时时想报一箭之仇。毛泽东。用将如神",派叶飞去对付老 
冤家胡琏,就是算定他志在雪耻,必成大功。此战共军调三 
个炮兵师,一个坦克团入闽,加上海军岸炮部队,组成强大 
火力网,将金门诸岛皆置于射程之内。再以聂凤智为前线空 
军司令,经大小数十次空战,夺得制空权。一切准备就绪, 
炮战于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午时打响。这场炮战停停打 
打,打打停停,最后变成单打双停,其中曲折,网上贴过的 
叶飞回忆录曾有详述。这里仅就几个政治军事方面的要点, 
略加评论. 

  第一,有人说中共对台武力威胁,是为摆脱困境,转移 
国内人民视线。持此说者,至少是不懂国共内战历史。韩战 
之后,中共曾两次在台海前线取进攻态势,一为大陈之战, 
一是炮击金门。两次都是中共处于顺境之颠峰。五四年底准 
备大陈之战,五五年初开打,正是韩战结束,中共政权巩固, 
经济发展之时。五八年炮击金门,也是。反右。之后,老毛 
坐稳江山,经济形势大好,头脑再次发热,发动。大跃进", 
已达高潮。全国老百姓也正在做。共产主义。的梦.("大 
跃进。造成的危害,五八年秋收才暴露出来,五九年才为人 
们感觉到.)五九年后,天灾人祸,内忧外患,老毛便再也 
没腾出手来在台海显示武力。所以中共下次动手,绝不会在 
其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之际,倒很可能是在其政通人和,蒸 
蒸日上之时. 

  第二,金门,马祖始终是台湾当局,特别是。台独。人 
士的大包袱。毛泽东停停打打,打打停停,打的是政治仗. 
当年共军炮击,美国立即宣布。共同防御条约。不包括金马 
,压老蒋放弃。毛泽东便以此离间美蒋关系。从军事上讲, 
金马远离台岛,必须重兵防卫。一旦共军动手,海上运输线 
立即切断。实乃兵法所谓死地。从政治上讲,若台湾想。独 
",金马乃福建属地,与大陆近在咫尺,眼睛看得见,大炮 
够得着,正所谓。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枪炮。走火", 
便可引发大战。中共若进攻金马,"收复失地",名正言顺 
世界各国,难持异议,美日诸强,无法插手。此时台湾若 
出兵增援,则授人以柄。若坐看金马陷落,则失信于民." 
台独。人士也晓得此事棘手,上次省长选举时就提出变相放 
弃金马的。非军事区。建议。但立即遭到选民强烈反对,只 
好收回. 

  第三,美国佬靠不住。上面已讲到,金门一打炮,美国 
立即宣布不保卫金马。那时尚有一纸条约在。现在只凭几句 
含糊其词的话,怎能做数。当年金门炮战时,美国第七舰队 
也曾为国军运输船队护航,但还没到料罗湾,共军头一轮炮 
火打过来,美舰便立刻调头逃跑."纸老虎。原形毕露。美 
国人看自己子弟的命比世上任何事物都高贵。想让他们为你 
火中取栗?!那才真是白日做梦! 

  写完此篇,又闻共军演习,"炮击"(这次是高技术, 
用导弹。台湾,封锁高雄,基隆两港水域,重演当年炮击金 
门故智。此所谓一箭双雕之计,一是学美国当年冷战时的" 
战争边缘。政策,意在。不战而屈人之兵";二是昭告世界 
诸国大陆与台湾地理上的邻近,所谓。势力范围",不容他 
人染指。然就天下大势而言,非上策也. 

  彭德怀。关于金门前线炮击再停两星期的命令。中写道 :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两岸自大陆 
自改革开放以来,台商投资,民间往来,愈走愈近。世人无 
不预言二十一世纪将是大中华经济圈崛起的太平洋时代。但 
自从去年李登辉来美国走了一遭,两岸关系急剧恶化,多年 
成果前功尽弃。若战端一起,玉石俱焚,中华腾飞,不知又 
待何时? 

  上一次。龙的世纪。始于三百年前,康乾盛世。二十一 
世纪将再以龙年开始。两岸领袖人物若能认清民族大义之所 
在,尽释前嫌,握手言和,则我中华民族之复兴指日可待矣!